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看大理 > 大理文库

三公主与细奴逻

时间:2012-01-12 10:22:42  来源:  作者:

    每年从农历二月初八开始到三月初三这段时间,大理的喜洲、湾桥一带流行着一种风俗:各乡各村的白族妇女身着节日盛装,成群结队前往巍山迎接白王三公主回乡省亲,称为“接金姑”;三月初三又到苍山莲花峰下的“小鸣足”举行歌舞盛会,称为“送驸马”。这当中有着什么样的民族共同的记忆呢?读了下面的故事自然明白。
    传说在南诏建国之前,云南西部地区一直由白子国统治着各部族首领。自诸葛亮给白子国第17代王龙佑那赐姓张,封为“建宁国酋长”之后又传了17代到张乐进求。张乐进求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姑娘二姑娘生性乖巧,深得父王宠爱。三姑娘名叫金姑,聪明能干,能歌善舞,但性格倔强。张氏王族祖籍喜洲,有一年张乐进求率家小回喜洲祭祖。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金姑悄悄溜到海边与少男少女们唱曲对歌,玩耍到深夜。父王非常生气,骂她有失王族尊严,但金姑不仅当面顶嘴还依然我行我素。父王一气之下将她赶出了家门。
    金姑独自沿洱海边向南走去,一路花红柳绿,渔歌阵阵,开初她还觉得十分惬意,而猛想到自己已经无家可归,禁不住伤感起来。走累了,她坐在一个小山包上回头望着家乡,心想可能父王会派人来找她,但等了好久,终究没有人来。她彻底失望了,心想“既然父王如此绝情,那女儿也没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于是拔脚一直往前走去。她穿过观音堂,绕过太和村,来到下关的七五村,又毫无目标地咬紧牙关爬上了南边山头的二台坡。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黑森森的树林里看不见个人影,金姑又累又饿,倒在一棵老松树下昏睡过去。
    这时恰好有个年轻的猎人扛着一只猎获的麂子经过这里。他猛然发现大树下睡着个姑娘,正想上前问个明白,却见一条大毒蛇从树上直朝姑娘窜来。他眼明手快,张弓搭箭“嗖!”地一声射去,毒蛇立时毙命。金姑被响声惊醒,睁眼看到面前站着个五大三粗、面庞黝黑的男人,顿时被吓呆了。猎人憨厚地指着死去的毒蛇说“别害怕!姑娘,我已把它射死了。我名叫细奴逻,是巍宝山的猎人,不会加害于你的。不过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会独自睡在这里?”细奴逻告诉她这里常有野兽出没,太危险了。为防野兽,他烧起火堆,又给金姑烧麂子肉吃。金姑见他虽然长得丑陋,但心地善良,便如实相告了自己的来历。细奴逻也讲起自己的身世,他们原先住在哀牢山,母亲名叫茉莉羌,因为发生瘟疫,父亲病死了,母亲便带着他来到蒙舍川以种地和狩猎为生。细奴逻对金姑说:“既然白王已把你撵出家门,不如你就跟我回去,我们一定能让你吃穿不愁。”金姑一时犹豫起来,想到这关系终身大事,父王不在身边,只有祈求天神指引了,于是默默祷告起来。恍惚间,好像见到一位白胡子老人对她说:“细奴逻虽然是个猎人,但有着王者之福,嫁给他吧!这是命中的姻缘!”金姑猛地惊醒,只见细奴逻对着她憨憨地笑着。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金姑便跟着细奴逻下山了。他们回到蒙舍川细奴逻家中,阿妈见姑娘长得美如天仙,认定这就是梦中的儿媳。全寨子的人都来祝贺,大家杀猪宰羊,喝酒打歌,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不久之后,细奴逻被推选为蒙舍川部族的首领。金姑聪明能干,教会彝家妇女纺线织布,挑花绣朵,部族人对她十分爱戴。
    当时滇西各部族都属白王管理,张乐进求得知金姑私自嫁了蒙舍川主,虽然气愤但也无可奈何。由于思念女儿心切,便向臣民们宣布:“三公主好歹是我的亲骨肉,念她年幼无知,她与细奴逻的婚事,我答应了。你们去接她回门吧!”人们得知这个好消息,奔走相告,大家纷纷穿上节日盛装,带上干粮,吹吹打打到蒙舍川接金姑去了。
    金姑见到故乡亲人高兴得热泪直流,细奴逻也组织了热闹的送亲队伍,一起送公主回乡省亲,他们走了两天来到莲花峰下的保和寺。细奴逻自知长得又黑又丑,怕父王见了不高兴,便让公主独自回家多玩几天,自己在保和寺等她。公主回家一闲就闲了一个多月,还学到了许多用中草药治病,栽种五谷、蔬菜等技术,准备带回蒙舍川。到了三月初三,各乡各村的男女老少纷纷来到保和寺唱歌跳舞一起欢送细奴逻和三公主回家。从此就形成了二月初八“接金姑”和三月初三“送驸马”的风俗。
    白王张乐进求年纪越来越大了,很想找到一个王位继承人。大姑爷和二姑爷都是洱海边两个部落的酋长,但张乐进求嫌他俩一个生性多疑好嫉妒,一个好大喜功易暴怒。为此他召见了细奴逻,经多番考察,觉得他精明过人,武艺超群,忠厚善良,是个理想的人选。说也奇巧,在一次各部族首领共同祭祀铁柱的仪式上,一只原先歇在铁柱顶上的五色鸟突然飞落在细奴逻的左肩上久久不离去。张乐进求便当众宣布道:“看!这就是天意,我将逊位给细奴逻!”细奴逻谢过父王,同时指着身边的一块巨石说:“如果我真能为王,宝剑将砍入巨石。”说着抽出宝剑向巨石砍去,果然入石三寸。于是细奴逻接受了王位,建都于山龙山于图山,改国号为大封民国,又称蒙舍诏,自号奇嘉王,一直传了十三代。
    故事说到这里,人们不难理解:延续千年的“接金姑”和“送驸马”习俗,反映的正是一段民族亲和的历史和大理各族人民对祖先的共同记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云南首届青少年足球夏令营活动报名开始
云南首届青少年足
首位“金花”州长履新
首位“金花”州长
大理古城冬樱又开放
大理古城冬樱又开
云南省副省长刘慧晏到大理州进行综合调研
云南省副省长刘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无标题文档